欢迎访问1669啦历史网!微信公众号:暂无

司马迁为什么称叔孙通为“汉家儒宗”?

时间:2020-07-01 10:29:51编辑:浩轩


从秦始皇“焚书坑儒”到汉武帝“独尊儒术”,这一时期被认为是中国古代文化发展史的大转变时期。儒学的发展也是如此,先秦时期,儒学未与君权结合,基本处于自由发展状态;汉代尤其汉武帝以前,儒学转而与君权逐步结合,得到官方的认可,儒学便成了统治者的“守成”之学,儒家思想一跃而成为封建专制集权制国家的统治思想。儒学的这一转变,汉初的思想家如陆贾、贾谊、晁错、公孙弘、董仲舒等都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。除他们以外,对汉代的儒学中兴立下不朽之功的还有一位重要人物,他就是被司马迁称为“汉家儒宗”的叔孙通。

第一,叔孙通通达时变,知当世之要务。

这也是汉儒与先秦儒家的一个重要的不同特点。读《史记》《汉书》中叔孙通的传记,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他精通“时变”,审时度势,能在秦汉之际的动荡岁月中出入自由,游刃有余。对此,当时就有人斥责叔孙通说:“公所事者且十主,皆面谀以得亲贵。”秦朝时,他是一位“待诏博士”,当陈胜起义时,秦二世召集在咸阳的博士诸儒生30余人询问情况和对策,但由于他们的回答不符合秦二世的心愿,以至于有的儒生被交给执法的官吏问罪。叔孙通则不然,他故意迎合秦二世,以寻求机会逃离虎口。他脱身后,前往薛地。当时,薛已降楚,等到项梁去薛时,叔孙通就跟随了他。后来,项梁在定陶战死,叔孙通就跟随楚怀王。楚怀王做义帝后,迁往长沙,叔孙通留下来服事项王。汉高帝二年,汉王刘邦率领五个诸侯的军队攻入彭城,叔孙通又投降了汉王。汉王失败西撤,他终于跟随了汉军。在秦末汉初的动荡岁月中,叔孙通多次易主,实际上他是在选择可事之君。

叔孙通跟随刘邦后,仍然不忘灵活变通,去就取舍“与时变化”。刘邦是楚人,他开始时很讨厌儒生,于是,叔孙通便打扮成楚人装束。叔孙通投降刘邦时,跟随的弟子有100多人,然而他没有推荐过谁,却专门对原先那些盗伙中的强徒加以推荐。弟子们都偷偷地骂道:“服事先生几年,又跟随他投降了汉王,如今他不能推荐我们,却一味推荐那些大强盗,这是什么道理呢?”叔孙通则对他们说:“汉王正冒着矢石争夺天下,你们难道能够战斗吗?”后来,战争平息,刘邦取得了天下,叔孙通也有了地位,被任命为博士,称稷嗣君。跟随叔孙通的儒生以后也都做了郎官,都高兴地称叔孙通“知当世之要务”。

叔孙通是个儒生,但他懂得顺应历史潮流,随时势而变化,他把“不知时变”的儒士称为“鄙儒”。秦汉时期已与春秋战国时期不同,如孔子时代,世界多元,他可以像“择木之鸟”那样在列国之树中间进行选择。而秦汉之时,多元的世界归于一统,此时只有一棵皇权大树,无选择余地,因此,如果再像孔子那样“道不同不相为谋”,便意味着将永不用世。更何况像孔、孟那样的儒学大师,尽管他们一生栖栖遑遑,到处奔走,可在当时那种多树林立的情况下,仍然没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栖身之所。叔孙通显然也是在寻找可栖之树,他几经选择,终于归从了即将取得天下的刘邦。后来,他就极力寻找儒家与皇权的结合点,以求儒学和儒生受到重视。应该说,如果没有叔孙通等人的“变通”或者“圆通”,儒家将永远摆脱不了孔子那种“丧家之狗”的命运,儒学成为官学更无从谈起。



第二,叔孙通制定汉家礼仪。

作为儒生,叔孙通对儒学有深刻的认识,他曾对刘邦说:“夫儒者,难与进取,可与守成。”此可谓对儒学与社会政治关系的高度概括。当群雄竞力,以勇武相尚时,儒学很难找到用武之地;而社会一旦安定,儒学便可发挥其协调社会关系的功能。对于儒学“难于进取”的特点,春秋战国时期的历史已经有了具体的说明,而统一的秦王朝却没有也没来得及验证儒学“可与守成”的特点。等到汉朝“已并天下”之后,叔孙通便开始了用儒学为汉家“守成”的努力。

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